他打给隔离病房里的爱人:“每晚8点我用电话陪

他打给隔离病房里的爱人:“每晚8点我用电话陪

时间:2020-02-13 17:4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他打给隔离病房里的爱人:“每晚8点我用电话陪你下班!”

北京日报客户端

发布时间:02-10 15:19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

“老婆,吃晚饭了没有?”“今天累不累,回宿舍多喝点儿热水。”每晚8点刚过,赵梦杰都会准时拨通爱人的手机,陪她在从医院隔离病房回隔离宿舍的路上聊上十几分钟,缓解她一天的疲惫,给她加油打气。

赵梦杰是北京市南水北调团城湖管理处密云管理所一名90后工作人员,她的爱人则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呼吸科的护士,一直坚守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线,每天在隔离病房为高危患者量体温、消毒、打针,过着隔离宿舍和隔离病房两点一线的日子。

疫情让小两口两地分居了近1个月,只能靠电话和微信联系。一开始,一到饭点儿,赵梦杰就会主动给爱人打个电话,问问有没有吃饭。但爱人的回复总是匆匆忙忙,“我忙着呢!先挂了啊。”“吃了吃了,我忙去了,拜拜。”经常是爱人刚刚说了几秒钟,电话里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了。赵梦杰心里明白,有时候爱人会因为过于忙碌,没有吃饭却告诉他自己吃了,没有休息却告诉他自己不累。因为害怕彼此担心,这些“小谎言”成为了两人之间爱的写照。

于是,赵梦杰想到了一个办法。每天晚上8点钟是爱人下班的时间,她一个人要从医院回到隔离宿舍,虽然这条路不长,但晚上寂静无声,一个人走有些害怕。于是,赵梦杰选择每天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,陪伴她走完这段路程。虽然每天只有十几分钟,成了两人传递爱意与问候的宝贵时间。

在电话里,赵梦杰得知,爱人每天会穿戴着厚重的防护服,在隔离病房值班6小时以上,期间还要负责收垃圾、整理物资等杂事琐事。口罩和护目镜戴久了会压得脸上生疼,摘掉以后就会留下深深的红色印痕,她经常是鼻梁的印痕还没消退,第二天又得接着上岗了。赵梦杰还得知,有些被隔离的病人有孤独感,爱人和同事们就会主动给他们讲一些有趣的故事;遇见一些情绪比较激烈的患者,他们总是用自己最专业、最诚恳的态度去为患者仔细讲解,安抚患者的情绪。

赵梦杰的爱人(左二)与同事在一起

医务工作者要具备牺牲奉献精神,做为家人,赵梦杰十分理解。爱人总对他说:“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,这种时候必须要挺身而出。”他也会经常给她加油打气,反复告诉她:“不要怕,我与你同在。”

作为一名水务工作者,赵梦杰带着妻子给她的这份力量,也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这场战“疫”。他积极奋斗在泵站疫情防控一线,“她是白衣天使,我是蓝衣战士。”医院是爱人的主战场,而南水北调的泵站则是赵梦杰的主战场。

按照防疫布控要求,泵站要实行24小时在岗值守制度,值守时,赵梦杰每天详细检查站内人员身体健康情况并按时登记上报。每天两次针对经常触摸门把手,水龙头及公共、办公、生活区域喷洒擦拭消毒,确保防疫无死角、消毒不漏地。对于每个进入泵站人员则要进行细致询问和体温测量,确保进入人员均无发热、咳嗽等症状。“白衣天使守护病人,而我则做好泵站疫情阻击的’守关人’,减少感染源,保护水资源,共同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防疫狙击战。”

在这场战“疫”中,赵梦杰深刻感受着妻子坚守奉献的精神,她身边还有无数个像她一样的医务工作者,一往无前,不惧疫情。赵梦杰坚信,所有的医务工作者一定会平安凯旋。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|记者 叶晓彦

编辑:杨萌

流程编辑:吴越